户下羽

随笔

  你是否相信世界上存在恶魔?
  倘若能实现我这人的悲愿,无论是恶魔,亦或是其他的超脱渺小的人类的存在,也都无所谓了。如此,老人叹息着了,人生就像是精短的一日,老年便是落日的余霞,以天边的淡淡的橘色无力地强调着存在,饱含遗恨的叹息。
  八音盒响起熟悉的旋律,催促自己与世界早日告别,天使的号角已经吹响了吧,老人下定了决心。
  号角声从天边传来,不允许自已的一丝留恋。
  既然已没有留恋的话,没有的话,一无所有的…空虚的灵魂,去向何方都无所谓吧。
  但是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,将来的将来,抑或来生,也无法相见了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