户下羽

随笔

    美阳太太去世了,今早她的孙女打电话给我,当时我正在确认患者信息。

    对于这件事,我并不意外,倒像是解脱。本是风烛残年之人,病痛多年,这样或许轻松一些。

    那么关于她的记录,也要终止了。如此思索,我摇着轮椅准备通知我的助手,也是护士长——丽莎


    “美阳夫人?哦…她,的确很年迈了…”丽莎看起来有些惋惜“她明明……”

    “她的资料整理一下再交给我吧,我存在档案室。辛苦了,我腿脚不便。‘’

    “不会不会,孔余先生,这是我的职责啊,交给我吧。”她眨眨眼睛,手指敲着键盘。

    “我先把报告发给你

    “好的先生,时刻待命♡”

    她似乎…很热爱工作。


    阴暗的档案室,我的办公场所,盯着桌上的记录本,感到麻木。即使尽力挽救一条条生命,也会有不尽数的从手中流走,如此的记录册堆积成山,是死亡的山。

    陆美阳  女  七十岁 入院时间…

    死亡时间 十一月十日……

   如今,已不觉沉重。我并不讨厌病患,但始终为死亡而无力。

   死因是…还无详细报告啊,我有些担心,资料到手并非第一时间,难道家属还没有签字?

   就在这时我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
随笔

  你是否相信世界上存在恶魔?
  倘若能实现我这人的悲愿,无论是恶魔,亦或是其他的超脱渺小的人类的存在,也都无所谓了。如此,老人叹息着了,人生就像是精短的一日,老年便是落日的余霞,以天边的淡淡的橘色无力地强调着存在,饱含遗恨的叹息。
  八音盒响起熟悉的旋律,催促自己与世界早日告别,天使的号角已经吹响了吧,老人下定了决心。
  号角声从天边传来,不允许自已的一丝留恋。
  既然已没有留恋的话,没有的话,一无所有的…空虚的灵魂,去向何方都无所谓吧。
  但是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,将来的将来,抑或来生,也无法相见了吧……